上海私人调查

上海市私家侦探|〖你是一个女人〗你怎么能两次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2-01-17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   上海市私家侦探|〖你是一个女人〗你怎么能两次出轨?穆青冲着尤小军爆了句粗口。一句话八个字,连带了他爹娘跟祖宗。不等尤小军缓神反击,她便摔门而出。负气出门的结果就是无处可去,穆青只能漫无目的地游走。脑子里还想着那个死气沉沉的家和三棍子打不出半个屁的尤小军,愤恨得连脚步都快了几分。结果好巧不巧,就在街上遇见了齐波。彼时天已经擦黑,齐波又带着口罩。按说跟他擦肩而过的穆青认出他的机率并不大。可谁让穆青对他的身形气息如此熟悉。就是那么一秒钟的擦肩,穆青眼角随意一瞥,跟着眼神一滞,心脏一紧,脚步立时顿住了。她小声却笃定地喊,齐波。背影转身,惊愕,惊讶,惊喜,变幻的情绪在那张脸上交织,慢慢拧成一股久别重逢的激动。齐波也张嘴喊,穆青。站在街上小叙了一会儿,齐波便提议找个地方好好聊聊。穆青欣然点头。没办法,她还是无法拒绝齐波,五年前是,五年后还是。

     齐波径直带穆青到附近的一家快捷酒店,登记取卡上楼开门,一切轻车熟路。穆青跟在齐波后面上了楼,却站在门口左右纠结。这门进还是不进?不进,自己跟过来干嘛?当真是跟他聊聊?可成年男女共处一室能干聊么?不得做点什么应景的事来证明各自的身体机能无比正常么?何况彼此又不陌生。五年前天雷地火地勾搭了大半年,对彼此的身体熟悉到摸黑都能找准位置。就算时隔五年,可曾经烙在身体上的触感仍在,终究是赤裸相对过,陌生不到哪里去。但真要进了这个门,穆青便又踏上了那艘欲望的船。曾经好不容易把控住的舵,很可能会在进了这个门后猝然失控。
    上海市私家侦探,一进门就见尤小军正横躺在沙发上打游戏,嘴里叼根烟,还不住地嚷嚷:左面左面,快,打。靠,你没长眼睛啊。穆青头痛欲裂。尤小军性子孤,不好交际也不爱说话,反射弧还长。穆青跟他说句话,至少十分钟才能等到回应,搞得穆青就像是自说自话,无趣得很。久而久之,穆青也懒得说了,能自己消化的绝不跟他提一嘴,能自己做的也绝不指望尤小军。

可唯独打游戏的时候,话少的他就变成了话唠。笑骂喊叫,叨叨叨没完没了,听得穆青心烦。要搁以前,穆青绝对抄起拖鞋扔过去,机关枪似地数落他一通,直到他缩头乌龟一般躲进卫生间。但今天,她忍了。谁让她几个小时前踏进了齐波为她敞开的酒店房门呢?对,她进去了。也毫无悬念的,聊着聊着就上了床。五年的间隔并没让他们这对男女疏离,反而有种梅开二度的欣喜和欲罢不能。翻云覆雨纠缠之后,穆青实在没法带着另一个男人烙在她身上的欢愉去跟尤小波发火,尽管他的行为让她一如既往地厌恶和烦燥。

    穆青顺了顺气,一边换鞋一边问尤小波,今晚想吃啥?声音平和,完全听不出她在进门的刹那动了气。饭菜上桌,穆青将一碗盛好的米饭轻放到尤小军面前说,吃吧。今天的穆青跟以往有所不同,不焦躁,不发火,脸上还挂着若隐若无的笑。尤小军不知道她究竟是吃错了药还是搭错了筋,这么温柔跟他说话的样子,有几年没见着了。尤小军疑惑,穆青却明白,她今天的好脾气全拜齐波所赐。当干涸的情感被另一个男人滋润时,狂躁的情绪也逐渐被抚平,从前看不过眼的人和事,捎带脚地都能容忍了。更重要的是,她心里对尤小军生了愧。这愧生得并不突兀。五年前穆青二十九,结婚第三年。当初的第三年跟现在的第八年,在穆青的感觉上并无两样。对婚姻的无奈和失望也并没因为结婚年限太短而少多少。

   千篇一律的生活,没新意没刺激,平淡得就像一汪死水,丢块石子进去都漾不起一丝波澜。把穆青磨得没了心气儿,更没了奔头。尤其生活里还杵着尤小军这个闷棍,让本就难熬的日子更加添堵。婚姻围墙的四处漏风,让穆青生出一些觊觎墙外风景的欲望,但因为尚存的耻辱心,她始终没能把脚迈出。直到遇到齐波,她才知道女人不轻易出轨并不是真的守得住,而是因为面对的诱惑力度不够大。一场行业联谊把齐波送到穆青面前,也撬开了她蠢蠢欲动的心门。齐波跟尤小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。他单身,且热情开朗能说会道,常把穆青哄得心花怒放。从尤小军那里得不到的,齐波一股脑全给她补齐了。搞得穆青对这段婚外情陷得又快又深,难以自拔。穆青没空再挑剔尤小军,也不再计较他一天给她发了几条信息,打了几个电话。回家后衣服有没有挂衣架,鞋有没有摆整齐,晚饭谁做碗谁刷之类的琐事了。她满脑满心都想着怎么挤出更多的时间来跟齐波约会,又怎么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。终究是见不得人的行径,陷得再深她也没想过要把暗处的轨铺在明面上,大白天下。

    就那么混了大半年,上海市私家侦探,也着实让穆青担惊受怕。她怕万一哪天被人发现,自己没脸存活于世。思前想后左右挣扎,在又一次偷欢之后,穆青把粘腻腻的身子贴紧齐波,不舍地开口,咱俩分了吧。齐波紧紧抱了抱穆青,温柔地回答,只要你开心,我怎么都行。穆青感动不已。一个情人能做到召之即来挥之即去,不拖沓还不撕逼,算得上真爱了吧。但穆青明白,这份爱再真也是偷来的,见不得光。既然她没想把齐波纳入自己的生活,就绝不能恋战。否则终有一天被人知晓,“真爱”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偷情。跟齐波断了后,穆青夹着尾巴过了好一段时日。那些日子里没了齐波的抚慰,她的情绪波动极大,再看尤小军也失了往日的耐心跟宽容,无名火蹭蹭往上窜。但她还是极力压着。她真的不想承认以前对尤小军好是因为愧疚,尽管事实就是如此。也说不清到底忍了多久,随着时间的推移,穆青心里的愧疚感一点点消失殆尽,藏匿了很久的不满不甘和愤恨又逐渐滋生成长,直到再也抑不住,在尤小军又一次在沙发上躺尸打游戏的时候,终于爆发了。

    日子彻底恢复至从前,上海市私家侦探尤小军一如既往地懒闷,穆青也跟从前一样暴躁声大。跟齐波在一起的大半年好像一场梦,醒来后一切都不复存在,只留下一场回忆,让穆青不时地咂摸回味。有时她会无比后悔,早知道日子就像翻滚的浪把她托起又抛下,真不该轻易涉足尝试。但有时她也会侥幸地想,跟齐波的偷情从开始到结束都没被人发现。都说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。其实只要小心行事,继续偷情也未尝不可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咨询热线:
151-2112-00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