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私家调查

43岁的工程师半退休:我放弃了在上海的几十万的年薪,回到乡下种田养羊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1-02-23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李庆兰(化名)/口语

韩瑞雪/作者

我的名字叫李庆兰,来自湖南,是一名系统工程师,出生于1977年。作为中国最早学习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群体,我刚赶上了中国互联网兴起的浪潮。

我在上海工作了18年,每天我都在努力学习技术,举办研讨会和每年旅行近百次。这些努力使我获得了《财富》 500强公司的技术专家的称号,在上海内环的一所房子以及几十万的年薪。但是,我也筋疲力尽,并患有一种疾病。

几年前,我对城市生活感到无聊,渴望去一个拥有美丽山脉和清澈水域的地方,养一些鸡鸭,几只羊羔,过着日出和日落的生活。没想到,到2020年,我才真正实现了这个愿望。

这是我。我通常对穿衣的追求不多,我更关心生活质量而不是表面。

如果我不来上海,我将生活在一个小城市中。我出生在湖南一个三线城市。我的母亲是一名老师,父亲在退伍后在邮局工作。 1999年,我从湖南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回到了家乡,并以父亲的身分加入了我父亲的部门。

这是我父母为之骄傲的一项好工作。工资不高,但确实很稳定。但是,除了允许人们进行拨号访问之外,我学到的东西是无用的,而且不到一年我感到无聊。

我看到一个朋友写简历,并向上海的一家大公司提出申请。我也学到了一些东西。我没想到在提交第一份简历后不久,电话通知我进行面试。我关注了两家电信公司,并且都收到了录取通知书。提供的薪水是我家乡的几倍。

在朋友们的鼓动下,我决定先去上海。我仍然很清楚地记得它。我去上海的第一站是南京东路。我像一顶旧帽子,看着一排排的商店,到处都是新奇的感觉。看着黄浦江和外滩,我感觉自己在做梦。我在第一天就爱上了这座城市。

夜晚的上海东方明珠,繁华的景色让人陶醉。

去上海的短途旅行使我在夜晚兴奋不已。我迅速写了一封辞职信,回到家收拾行李过夜。妈妈知道我要去大城市努力工作,因此非常生气,以至于她想尽一切办法让我留下。她忍不住甚至威胁要与我断绝关系。

但是我已经看过大上海了,那动荡不安的心能在哪里安定下来?尽管母亲强烈反对,但我毫不犹豫地走上了道路。在出发之前,我已经准备好在外面受苦和受苦,但我没想到事后一切都会顺利进行。

注册后的第二天,我们公司被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收购。我很幸运地被分配到一个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客厅的员工宿舍,在那里我可以免费居住。没有家庭控制,我每个月赚三到四千美元,我的小日子过得很舒适。但是很快,工作淹没了我的生活,我几乎没有时间了。

当时,微型计算机工程师在计算机领域是非常稀缺的工作。公司里的工作太多了,人也很少。我经常直到午夜才回家。

此外,该技术线也得到了快速更新。为了确保我不会过时,我经常在加班后在家读书。大多数技术资料都是英文的,由于我的英文有点差,我不得不强迫自己一点一点地咬。

我每天都会阅读数百页的英语材料。

第一年,母亲多次打电话给我回家。每次我都很敷衍,她哭着挂了电话,说那是因为每天晚上担心我的失眠。一开始我感到内,工作压力真的很大,我也想回家。但是,考虑到我的家乡一目了然的生活,我不愿离开。

上海至少是一个您可以在付款时看到收益的城市。工作一年后,我被一家曾获得过双倍薪水的公司挖走了。在发现这种方便的增加薪水的方法之后,我开始疯狂地研究和积累项目,并且每当有合适的机会时就换工作。

来到上海的前三年,我的心境非常不稳定,我的工作换了五到六个。我想要的东西太多了,各种工作都没有被拒绝,我的理想也很雄心勃勃。我一直希望有一天能成为中国的顶级系统工程师。

自从我来上海以来的第三份工作,我的月薪已升至6,000多。

这条线是典型的高压行业,核心数据恢复经常面临找不到它的情况。例如,医院的住院系统崩溃了,第二天接受手术的患者可能无法及时就医,甚至死亡。机场操作系统的故障可能会导致航班延误,甚至面临空难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咨询热线:
133-8618-8007